陈平:总说香港动乱由经济问题引起,那咱就来看些经济数据

陈平:总说香港动乱由经济问题引起,那咱就来看些经济数据
【文/齐思源】帕麦斯顿首相(亨利·约翰·坦普尔·帕麦斯顿,1855-1858和1859-1865期间担任英国首相。他的政治生涯正逢大英帝国的鼎盛时期,其主要政策特点是竭尽全力推行有利于英国的帝国主义外交政策。在他担任外交大臣期间,英国对中国发动了第一次鸦片战争,强迫清政府签订了《南京条约》并侵占香港;在他担任首相期间,英法联军发动了第二次鸦片战争并协助清政府镇压了太平天国运动——观察者网注)在描述英国的大战略时曾说过:“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维护英国的国家利益就是我的责任”。
 
 
 
香港英文媒体《南华早报》网站2019年8月14日刊发清华大学“一带一路”战略研究院奥纳西斯学者、研究员齐思源的评论文章《中国还是美国?随着中美对峙加剧,英国脱欧后急需寻求新战略》
 
对于英国来说,“永远的利益”之一就是不能让任何一个欧洲国家在欧洲大陆建立霸权。因此,英国一直在欧洲扮演着离岸平衡者的角色。在这一战略中,英国会与较弱势的国家建立联盟以平衡享有优势地位的国家。英国曾与欧洲大陆上几乎所有主要的国家建立过联盟,但在那些国家最终强大之后,英国便会与其他较弱势的国家联合起来对其形成制衡。这就是英国在上个世纪里参加一战、二战和冷战的原因,甚至英国加入欧共体的目的也是为了确保欧洲一体化的程度不会超过欧共体制衡苏联所需。
 
当苏联威胁在上世纪90年代初消失以后,英国便退出了欧洲货币体系,正是这个体系孕育了后来的欧元。在某种意义上来说,英国脱欧并不是前首相卡梅伦接受2016年脱欧公投的战略失误所造成的,脱欧其实是英国1992年决定保留货币自主权的结果。此后英国对几乎所有重大的欧洲一体化改革计划都提出了反对意见,这其中包括用欧洲联军取代北约的欧洲防务改革倡议。英国深知,北约在欧洲的存在有利于自己发挥在英美特殊关系中的作用。
 
只要美国的安全保护伞继续笼罩欧洲,英国就可以确保俄罗斯势力被挡在欧洲之外,就可以确保德国无法崛起,就可以确保没有任何欧洲大国能够整合这片大陆并把不列颠群岛边缘化。然而在短短30年之后,英国在90年代初制定的以美国一超独霸、强国在欧洲缺席为前提的安全简便的全球战略便摇摇欲坠了。在欧洲大陆,德国已经掌握了经济甚至在某种程度上政治的主导权,而美国的超级大国地位也受到了迅速复兴的中国的挑战。
 
2015年,时任首相卡梅伦邀请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一家英国酒吧里品尝炸鱼薯条,英中关系进入了“黄金时代”。中国宣布了对英国的大笔投资计划、支持伦敦成为人民币离岸中心并同意帮助英国建设欣克利角核电站。此外,中国华为公司也被确定为英国5G通信基础设施建设的合作伙伴。
 
英中之间的蜜月关系从战略角度来说来得正是时候。脱欧派指出,退出欧盟之后,英国可以和中美这两大经济体分别建立自贸区,英国将因此长期保持繁荣。然而地缘政治的发展令人始料不及。美国于2018年向英国提出要求:英国必须在与美国的情报伙伴关系和与华为的商业伙伴关系中做出选择。
 
然而意见分裂的英国内阁既没有与美国搞好关系,也没有与中国搞好关系。今年初甚至发生了财政大臣菲利普·哈蒙德即将赴华商谈贸易协定之时国防大臣加文·威廉姆森却把军舰开进南中国海的闹剧,这最终导致中国人取消了与英方的贸易会谈。
 
保守党选择了鲍里斯·约翰逊,他出任首相时英国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战略复杂局面。他的首要工作着眼于国内,他要通过振兴经济把一个分裂的国家团结在一起,他要解决社会不平等问题、投资于基础设施并把这个曾开启工业革命的国家带向21世纪。在首次公开演讲中,鲍里斯·约翰逊提到要完善国家医疗服务体系并实现公共基础设施的升级。鲍里斯·约翰逊内心十分清楚,中国投资在基础设施建设方面非常重要。上任不久,他就向中国释放了强烈信号:英中两国之间的经济和文化关系十分重要。
 
与此同时,美国的对外政策越来越体现出从强调理念向着眼现实的转型。在国内两党政治极化、政坛分裂的大背景下,民主、共和两党精英却在一点上达成了高度共识:中国是美国的威胁,美国必须对其进行遏制。当美国确定了敌人时,它通常会向盟友提出一个简单的问题:你到底支持我还是反对我?布莱尔前首相曾于2003年回答过这个问题,英国因此被卷入了灾难性的伊拉克战争。当时决定英国是否参战的利弊权衡并不复杂。然而今天的中国已经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全球的基本战略格局,它已经打造成了全新的战略均势。英国所面临的战略困境是非常棘手的。
 
如果鲍里斯·约翰逊对中国持开放态度,允许中国科技公司参与英国核心基础设施的建设,鼓励中国加大对英投资,那么美英关系将严重倒退。缺少了美国的支持,在与欧盟谈判以及在后脱欧时代发挥自己的作用时,英国的力量将严重受限;在另一方面,若英国对中国科技公司施加限制,中国投资就将避开英国,中国市场也将对英国产品和服务关上大门。中国会选择法兰克福或巴黎作为人民币的离岸中心,这将对伦敦造成严重打击。
 
随着美中对峙日趋白热化,英国的战略弹性将受到严重削弱,鲍里斯·约翰逊的外交操作空间将越来越小。作为一个小国,英国维护好与两个超级大国之间的关系需要高超的战略平衡技巧。很快,英国的新首相就将不得不在美中之间做出选择并升级英国的21世纪大战略。
 
(观察者网马力译自2019年8月14日香港英文媒体《南华早报》网站)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香港闹到这个程度,还是让我比较惊奇的。我就自己做了点研究,现在把研究结果和大家分享。
 
我提出的第一个问题是,香港现在社会的动乱是不是由经济问题引起的?
 
为避免争议,我用的是世界上数据更新最快的美国中央情报局的数据,同时还有联合国的数据,部分数据从1970年开始,到2017年结束。
 
·人均GDP
 
我看的第一个数据是人均GDP(购买力平价)。
 
点击查看大图
 
澳门2017年的人均GDP(购买力平价)为11.57万美元,在东亚地区是最高的,和英美德法等其他一些西方国家比也都是最高的。
 
香港人均GDP(购买力平价)为61500美元。请大家注意,香港人均GDP(购买力平价)比美国(59800美元)、德国(50800美元)、台湾(50500美元)都高,不仅高过所谓的“五眼联盟”国家,也远胜法国(44100美元)、日本(42900美元)。
 
如果你要相信西方基本理论是正确的话,那香港人均GDP(购买力平价)几乎是中国内地的四倍,比美国和欧洲国家都要高。香港人对此应该非常心满意足了,对不对?当然它比不上开赌场的澳门。
 
但是你们要想一个问题,香港那么小的地方,既没有资源,又没有美国那样的高科技,有金融但金融的实力也不如美国和英国,怎么可能人均GDP(购买力平价)比美国、英国还要高?
 
我的猜测大家应该也很容易同意,那显然是搭了中国内地发展的快车。对于这一点,我查了一下香港过往20年间GDP的增长率,也就是经济发展的速度。
 
点击查看大图
 
现在香港所谓的激进民主派指责“一国两制”失败,完全是胡说八道,都有数字可以算出来。
 
从1997年到2017年,扣除人口因素,中国人均GDP增长了五倍,整个东亚发展也远远超过西方的平均增长了。香港在回归以后的增长速度落在了韩国、新加坡的后面,所以比东亚的平均速度要低,但是仍远高于欧洲,而且高于世界平均水平。
 
有趣的是,从香港回归的1997年到2017年期间20年里,美国和英国的发展速度低于世界的平均水平。所以如果你要拿经济发展速度来做考核的话,中国大陆是A(优),香港是B,欧洲是C,美国和英国连及格都勉强。香港要崇拜英美的制度,没有数据,空口说白话是不行的。
 
如果我们看2008年金融危机以后的表现,即2008年到2017年,中国内地在这段时间里的发展速度又是远远领先于整个东亚,而香港略低于东亚的平均数。我认为这里面就有香港反对派闹事儿的影响。但是香港发展的速度仍然远远高于美国。
 
点击查看大图
 
美国把危机转嫁到其他国家去了,所以美国在金融危机以后的经济表现比欧洲还要强一点;但是和中国内地及香港比起来,美国还差得远——2008年到2017年,中国内地增长了近两倍,香港增长了1.2倍,美国却只增长了8%。
 
如果看人均GDP的绝对数,香港的日子基本过得比整个西方都好。如果讲发展的速度,香港的速度仅次于中国内地和东亚国家的平均数。
 
因为新加坡、韩国在中国内地开放以后是紧密地和内地合作的,所以它们获得中国内地市场的助力,发展速度竟超过近邻的香港。
 
我认为香港及台湾老百姓如果要反思的话,其实只要想一个问题,为什么中国内地/大陆迅猛发展的时候,占了最大便宜的是新加坡和韩国,而不是香港和台湾?
 
点击查看大图
 
恰恰就是“港独”和“台独”捣乱的结果。但即使他们捣乱,香港经济的绝对数和香港经济发展的速度也是高于他们现在崇拜的英美。
 
现在中国的媒体将香港的动乱分子定义为“激进分子”,西方媒体把他们定义为“民主派”。我认为名不符实。
 
他们不是激进,而是倒退。倒退到什么地方去?要倒退到香港回归以前的殖民主义时代去,要崇拜殖民主义时代的老主人。而现在这个时代恰恰是美英都衰落,而且英国衰落在世界平均线以下。
 
英国现在退欧都困难,如果退欧不顺利,联合王国还有可能解体。香港的这批动乱分子受了他们学校里一些历史开倒车的老师的忽悠,要去模仿失败了的制度,你怎么能说他们是激进分子?所以我认为他们愚不可及,是“激退分子”。
上一篇:美国围追堵截中,伊朗宣布获释油轮上的原油已卖
下一篇:重庆投资100亿元打造“中国工程师之城”